欢迎您的访问!

“即位礼外交”有助日韩关系回暖

发布时间:2019-11-13

  10月24日,日本和韩国领导人对话了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会见了来参加德仁天皇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的韩国总理李洛渊,后者递交了文在寅总统的亲笔信。这是自去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本企业赔偿二战韩国劳工后,日韩之间首次真正的首脑会谈。

  持续一年多的外交和经贸僵局使日韩关系跌入近年来的低谷,迟迟看不到改善的迹象。一场不到半个小时的会谈,固然不可能让双方一下子冰释前嫌,但双方“不经意间”透露出的种种蛛丝马迹,在一定程度上指明了走出困境的路径。

  对此次首脑会谈,日方的消息不算多,一些主流媒体发布通稿了事。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韩国媒体尤其是保守派媒体,大张旗鼓、连篇累牍地报道分析,视之为重大突破。

  韩国《中央日报》特意提到两个细节:双方原计划将两人的会面定义为“面谈”,但在结束后,日方将这次谈话称为“会谈”,把性质上升到政府总理会谈级别;原计划进行10分钟的谈线分钟。不放过细微之处的“利好”,显示出韩国国内部分人对改善日韩关系的期待之情。

  望穿秋水的不仅是韩国媒体,韩国政府的态度也值得玩味。李洛渊是青瓦台二号人物、著名的“知日派”,此次派遣他去东京,本身就体现出首尔当局对寻找改善关系突破口的期待。有传言说,文在寅本来打算自己访问日本,可见韩方的积极态度。

  此前,青瓦台已在多个场合频频对日示好。10月14日,文在寅向安倍发电报,对遭遇台风侵袭的日本民众表示慰问;10月18日,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洪楠基在美国表示,“不管用什么方法,必须在年内结束韩日矛盾”,并称双方“正在多个渠道进行私下接触”。洪楠基还说,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年度大会上,韩国不打算与日本尖锐对立,“我们不会正式点名日本,也不会在出口限制措施上与日本以牙还牙”。

  《中央日报》在一篇社论中写道,“李总理必须把本次访日视为恢复韩日关系的唯一机会,认识到情况的严峻程度,绝不能只在日本天皇的即位仪式上走过场,最终无功而返。”

  日韩两国对提振双边关系的态度一冷一热,倒也不怎么令人意外。政经冲突对双方都不利,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韩国损失较大:首尔当时没有料到东京会下此狠手,对事态缺乏准备;三星和现代平日威风凛凛,但面对制裁同样一筹莫展。洪楠基坦承,韩日贸易矛盾是韩国经济的风险因素,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可能停留在2.0%至2.1%,难以达到政府提出的2.4%的目标。

  经济只是一方面。如果情况迟迟不见转机,拖到11月23日,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》就将彻底废止,这不单牵涉韩日关系,更影响韩美日安保合作机制的前景。当然,日本也不可能全程保持“淡定”:韩国法院判决后被扣押的日本企业在韩资产一旦被强制拍卖变现,两国关系势必进一步恶化。

  日本和韩国的关系不会因为一场短暂的首脑会谈迅速好转,但“转折点”似乎遥遥在望。日韩关系就此转圜?改变不会来得那么快,但看上去应该不至于太远。

  10月24日,日本和韩国领导人对话了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会见了来参加德仁天皇“即位礼正殿之仪”的韩国总理李洛渊,后者递交了文在寅总统的亲笔信。这是自去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本企业赔偿二战韩国劳工后,日韩之间首次真正的首脑会谈。

  持续一年多的外交和经贸僵局使日韩关系跌入近年来的低谷,迟迟看不到改善的迹象。一场不到半个小时的会谈,固然不可能让双方一下子冰释前嫌,但双方“不经意间”透露出的种种蛛丝马迹,在一定程度上指明了走出困境的路径。

  对此次首脑会谈,日方的消息不算多,一些主流媒体发布通稿了事。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韩国媒体尤其是保守派媒体,大张旗鼓、连篇累牍地报道分析,视之为重大突破。

  韩国《中央日报》特意提到两个细节:双方原计划将两人的会面定义为“面谈”,通过交流研讨,辉哥图库手机看囹区!但在结束后,日方将这次谈话称为“会谈”,把性质上升到政府总理会谈级别;原计划进行10分钟的谈线分钟。不放过细微之处的“利好”,显示出韩国国内部分人对改善日韩关系的期待之情。

  望穿秋水的不仅是韩国媒体,韩国政府的态度也值得玩味。李洛渊是青瓦台二号人物、著名的“知日派”,此次派遣他去东京,本身就体现出首尔当局对寻找改善关系突破口的期待。有传言说,文在寅本来打算自己访问日本,可见韩方的积极态度。

  此前,青瓦台已在多个场合频频对日示好。10月14日,文在寅向安倍发电报,对遭遇台风侵袭的日本民众表示慰问;10月18日,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洪楠基在美国表示,“不管用什么方法,必须在年内结束韩日矛盾”,并称双方“正在多个渠道进行私下接触”。洪楠基还说,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年度大会上,韩国不打算与日本尖锐对立,“我们不会正式点名日本,也不会在出口限制措施上与日本以牙还牙”。

  《中央日报》在一篇社论中写道,“李总理必须把本次访日视为恢复韩日关系的唯一机会,认识到情况的严峻程度,绝不能只在日本天皇的即位仪式上走过场,最终无功而返。”

  日韩两国对提振双边关系的态度一冷一热,倒也不怎么令人意外。政经冲突对双方都不利,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韩国损失较大:首尔当时没有料到东京会下此狠手,对事态缺乏准备;三星和现代平日威风凛凛,但面对制裁同样一筹莫展。洪楠基坦承,韩日贸易矛盾是韩国经济的风险因素,今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可能停留在2.0%至2.1%,难以达到政府提出的2.4%的目标。

  经济只是一方面。如果情况迟迟不见转机,拖到11月23日,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》就将彻底废止,这不单牵涉韩日关系,更影响韩美日安保合作机制的前景。当然,日本也不可能全程保持“淡定”:韩国法院判决后被扣押的日本企业在韩资产一旦被强制拍卖变现,两国关系势必进一步恶化。

  日本和韩国的关系不会因为一场短暂的首脑会谈迅速好转,但“转折点”似乎遥遥在望。日韩关系就此转圜?改变不会来得那么快,但看上去应该不至于太远。

六和采公式| 金彩网香港马会开| 高手聚义堂高手论坛| 四肖三期内必出彩霸王| 平特三肖中二肖怎么赔| 白小姐资料免费大全| 香港49选7走势图分布图| 王中王开奖结果查询| 管家婆解梦一肖一码| 六和合彩十二生肖|